时尚新闻

「美食往事」豆角这座“思乡桥”_健康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5-25 05:4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豆角,身形长而圆,一根豆角几乎有从人的手指尖到肘关节的那一段距离那么长,粉粉嫩嫩带一点儿绿,甚至可以说是近乎“乳白”的颜色。这种豆角吃起来特别甜,焖煮了一会儿后,豆荚软绵香糯,里边的几颗豆子倒是还有一点儿嚼劲,刚柔相济的味道,挺不错的。

早些年我还不怎么爱吃豆角,但如今反倒会偶尔买一顿尝尝。吃着豆角的时候总免不了思念起故乡来,长长的豆角忽而变成了一座小桥,桥的这头连着我,桥的那一头恰好是我越离越远、日思夜想的老家。

老家那个小镇上的邻居们好像永远对豆角怀着说不尽的爱意,豆角一出来,家家户户的厨房里都热闹非常??清炒豆角,油焖豆角,豆角炒肉末,豆角裹了一层粉浆再油炸,腌坛子酸豆角,把豆角晒干后拿来炖五花肉……千般变化,神一样的吃法,但都是围绕着这极平凡的豆角转的。我想,对于豆角来说,每年一度的“众星拱月”之时,是一种光荣和赞美吧。

因为家常,人人都爱吃它,连古人也不吝啬笔墨为它记上几笔??宋代的舒岳祥赋诗说:“芋魁豆角乌槠子,不用山翁举箸肥。闻道细鳞长九寸,夜来溪火急成围。”连它们的花也要赞:“舌吐梅仁颗,心含豆角花。折来无处著,留取爱名嘉。”同时代的文人赵蕃也忍不住记录下那些有豆角为伴的日子曰:“篱落未经霜,林园尚吐芳。豆花连豆角,榴朵映榴房。”

记得在老家时,父亲还做过一道豆角“菜”名曰“粥米菜”的??取一把豆角剁碎,放油盐炒熟,翻炒中倒入两碗粥里面的“粥渣”,再搅动几下,淋一点冲了木薯淀粉的水进锅里,继续煮滚,熬得一锅白白绿绿、黏黏糊糊的就可以盛出来了。家里的小孩子们顶喜欢这种“菜”,每每捧着碗喝得不亦乐乎。父亲看着我们在一旁摇头道:“小时候家穷,没有肉吃,吃粥米菜顶饱,现在你们不爱吃肉,专挑吃这个,真是不识宝。”“时代都不同咯!”母亲插话道。

旧时以豆角煮“粥米菜”度日充饥,后来以豆角煮“粥米菜”开胃,小小一根豆角,在岁月的变换中默默无声地陪伴着我们,可算是一个合格的“见证人”吧。

到了如今,豆角这座“思乡桥”依然时不时地“挑衅”我,勾出我的悲伤情绪。前几天,我收到一个来自故乡的快递,拆开包裹的那一瞬间,我突然泪涌双眼??那是一包母亲腌的酸豆角,以真空封装了,里面根根分明的,是家人赠予我的关爱。

文/甘婷

【来源:潇湘晨报】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向原创致敬

Power by DedeCms